您好,欢迎来到山东九择环保设备有限公司官网!

全国咨询热线: 13953450353

联系我们

山东九择环保设备有限公司

地 址:德州市陵城区开发区

手 机:13953450353

联系人:翟经理

E-mail:1220225236@qq.com

网 址:www.ruidahb.com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惨烈车祸员工不幸身亡,雇佣公司要从保险赔偿

发布人:九择环保 发布日期:2018-08-28 08:37 点击:
惨烈车祸员工不幸身亡,雇佣公司要从保险赔偿中“赚差价”?
 
今年1月19日凌晨,成都市新都区发生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一辆拉水泥的大货车与一牵引车挂车相撞。事发时,小秦的父亲作为装卸工就坐在拉水泥的货车上,事故发生后,秦父经抢救无效当天去世。 
 
法院判决雇佣秦父的老板及挂靠公司共同赔偿小秦一家人约27万,但判决生效后,雇主一方突然提出其曾为秦父购买了可以赔付50万的保险。如果家属想拿到钱,需要先给雇主一方写一张欠条,等50万到账后,家属再把多出的钱退回来。 
 
凌晨惨烈车祸装卸工身亡,法院判各担50%责任 
 
1月19日凌晨,在成都市新都区新繁镇白鹤街,一辆拉水泥的大货车与一重型牵引车挂车相撞。拉水泥的货车严重变形,车上一乘客当场死亡,司机陈某和小秦父亲受伤。送到医院后,小秦父亲经抢救无效后当日死亡。 
 
家住简阳的小秦说,父亲在外打工已十多年,一直干装卸货物的活儿,工作时间一般是在晚上至次日凌晨。事发时,大约是凌晨1点多,小秦的父亲和另一个装卸工坐在货车上,准备赶往下一个地点装卸货。货车经过新都区繁崇路与白鹤街口时,遇到许某驾驶一重型半挂牵引车行驶到此路口,随后两车发生激烈碰撞。
 
为索赔,小秦将货车司机陈某、对方司机许某,及其双方的雇主、挂靠公司及相关保险公司一并起诉至成都市新都法院。最终,新都法院判决两名司机陈某与许某,应对秦父的死亡各承担50%的侵权赔偿责任。由于事故发生时,陈某和许某都是在工作,从性质上看,属于正在从事雇佣活动。因此,法院认为,真正承担责任的应是雇佣涉事司机的双方老板。两车的挂靠公司需承担连带责任。 
 
最终算下来,相关被告方一共应赔偿小秦一家约73万元。其中,在交通事故保险赔偿之外,雇佣陈某的老板刘伟及货车挂靠公司重庆盛亿汽车运输有限公司需要赔偿327400.85元。扣掉此前刘伟一方付给原告的丧葬费53000元,法院最后判决刘伟及重庆盛亿公司需赔偿原告274400.85元。
 
突然冒出50万保险赔偿,雇主竟然提出这个要求
 
8月23日,上述判决生效后,一名自称是刘伟合伙人的男子高彬彬,给小秦打电话称,在秦父生前,公司曾给他买了保险,现在可以赔50万。“法院判我们赔27万多,现在我们多给你们追加几万,剩下的钱就给我们,也弥补一点我们的损失。希望你们家属能配合,给我们打个欠条,然后提供下理赔需要的材料。等保险公司把钱(50万)打到你们家属账上后,再把多余的部分退给我们。”小秦向成都商报记者提供了一份他与高彬彬在8月23日晚上的通话录音,高彬彬在电话中如是说道。 
 
在法院的判决书中载明,出事故的货车实际车主是刘伟,但小秦表示,出事后,一直是高彬彬与他联系,包括此前处理父亲丧葬时,高彬彬称自己为刘伟生意上的合伙人,代表雇主一方给了小秦一家丧葬费、住宿费等共53000元。 
 
从父亲出事到现在7个多月,无论是私下沟通还是在法庭上,雇主一方从未提过给父亲买过这样一份保险。“给我父亲买的保险,现在父亲出了意外,受益人应该是我们家属,车老板凭什么还能来分钱?” 
 
在小秦看来,法院判车老板和挂靠公司赔的27余万,与这“50万保险赔偿”是两回事,车老板想用这50万来填平那27余万的赔偿,即便主动追加几万,但剩余的钱还要给车老板。“相当于车老板在这场事故中,非但没有掏腰包赔偿我父亲的死,反而还赚了一笔钱。有这个道理吗?”小秦希望核实到保险是否属实,于是在电话中不断追问高彬彬具体险种、保险公司名称、保单号等信息,对方始终拒绝告知,只提到是重庆的一家保险公司。
 
50万保额系车主与挂靠公司共同出钱购买
 
8月25日,成都商报记者致电高彬彬。高称自己帮助刘伟管理生意,一直代表雇主一方出面处理这次事故。“我可以保证,这份保险绝对是真实存在的,骗保那种违法的事我们不会做。这保险是我们出钱买的,为啥要告诉他们呢?车子出事故,我们也有很大损失,花了很多钱,也想弥补些损失,这都应该理解一下。” 
 
高彬彬表示,可以在27余万的基础上再多给家属几万元,所以他认为这是一件双方都获益的事。关于保险的具体信息,高彬彬仍拒绝告知,并称只有和家属商量好,家属愿意先打欠条或者签订相关协议承诺把一部分钱退回来,且配合提供理赔所需的材料,他才会提供相关保险信息。 
 
8月27日,记者联系上重庆盛亿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一谭姓工作人员,其称自己是该公司法务,关于事故货车及秦父的投保情况,该工作人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的确存在这样一份总保额50万的保险。“刘伟给这个货车在平安保险买了一份30万(保额)的保险,是车上人员的意外险。如果车子发生意外,车上人员可以享受的险种。然后,我们公司在太平洋保险又给这个货车买了20万(保额)的保险,也是车上人员意外险。但法院判决时,没有把这两份意外险算进去。” 
 
记者进一步询问上述两份意外险的受益人是谁,该谭姓工作人员表示,“受益人应该是受害者,如果受害者去世,那就是家属。如果刘伟先把钱赔偿给家属了,那理应可以向保险公司索赔。” 
 
随后,小秦以家属身份咨询中国太平洋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其客服人员查到重庆盛亿汽车运输有限公司购买的具体险种为驾乘人员人身意外险,被保险人为秦父。而平安保险的客服人员则向小秦表示,未查到有关刘伟那部分的投保情况。 
 
如果上述50万保额均是为秦父投保的人身意外险,那雇主和挂靠公司能否以此来抵扣27余万侵权责任赔偿款?对此,北京蓝鹏(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王英占认为,意外险赔偿和机动车交通事故赔偿是两种不同的法律关系,意外险的赔偿款应当属于死者家属,而不应该用来抵扣雇主和挂靠公司本应承担的侵权责任赔偿。 
 
“我认为,意外险应该理解为雇主和挂靠公司给员工的福利,如果员工出现意外事故,员工或员工家属可以领到这份保险金作为补偿。而法院审理的是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判决雇主和挂靠公司赔的27余万,属于承担货车司机的侵权赔偿责任。而意外险的赔偿是基于投保人、被保险人与保险公司之间的保险合同,这是两种不同的法律关系,不能互相抵扣。”王英占说道。 
 
至于雇主一方要求员工家属签订借条或相关协议返还一部分保险金,王英占认为这不合理,且显失公平。“一般来说,保险讲求一个损失补偿原则,保险赔偿用来填补被保险人因事故造成的损失,因此雇主或者挂靠公司不能从中获利赚钱。” 
 
 
四川卓宇律师事务所律师尹静认为,如果保险标的是人身,保险的赔付与交通事故责任的赔偿不能混为一谈。“人身险的受益人一般情况下是被保险人或被保险人指定的与被保险人有亲属关系的人,如果被保险人死亡,那保险金应按照保险合同支付给受益人,被保险人也是受益人且死亡的,按其遗产处理,即由被保险人的配偶、子女、父母等继承人继承。雇主和挂靠公司没有追偿或分割人身险赔偿款的权利。” 
 
如果购买的保险标的是车辆,比如座位险等,尹静表示,雇主和挂靠公司在支付受害人的赔偿后,可向投保车险的保险公司基于保险合同关系进行理赔。“实际给付了受害人多少赔偿,那就向保险公司理赔多少保险金。如果雇主一方要求理赔的额度超过实际给付金额,还要求家属打欠条退回多余的赔款,这种行为涉嫌违法。